X
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
二孩红利消失了?统计局:去年二孩及以上出生数量多于一孩
发布时间:01-250每日经济新闻  

1月21日上午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全年中国人口数据。数据显示,2018年全年我国出生人口1523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10.94‰。
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此次公布的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数虽然继续维持在1500万人以上的水平,但已比2017年1723万的出生人口有较明显的下降。与此同时,2018年人口出生数也创下了1961年之后的最低水平。


2018年新出生人口比2017年减少了200万,不少人产生了这样的印象:2016年推动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新生人口增加红利,是否在现阶段已经完全释放?


对此,1月23日,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李希如在统计局官网撰文表示,2018年,我国人口总量保持平稳增长,“全面两孩”政策效果继续显现。从生育孩次看,出生人口中二孩及以上出生数量和比重明显高于一孩。


育龄妇女明显减少


就各界普遍关心的“出生人口下降200万是否意味二孩红利已消退”的问题,李希如表示,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比上年减少200万人,首要原因是育龄妇女持续减少。


李希如介绍,2018年,我国15~49岁育龄妇女人数比2017年减少700余万人,其中20~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减少500余万人。
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也注意到,当前我国育龄妇女减少,归根结底是晚婚晚育趋势所造成的。由于产妇年龄越大,成功生产的几率在一定程度上就会下降。因此初婚初育年龄的上升,会导致育龄妇女人数出现收缩。


随着经济社会发展、高等教育普及和城市化程度提升,中国居民初婚年龄在近40年来持续提升。如1980年通过的婚姻法将法定结婚年龄由此前的“男20岁、女18岁”调高至“男22岁、女20岁”。而到2016年,时任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向媒体披露,目前我国初婚年龄已上升至25岁。


而在一些发达地区,初婚年龄甚至已上升到了30岁以上。例如,据江苏省民政厅2018年1月发布的数据,2017年,江苏人平均初婚年龄为34.2岁,其中女性34.3岁,男性34.1岁。江苏13个市的平均初婚年龄都达到30岁以上。


李希如表示,由于“全面两孩”政策在2016年、2017年集中释放,2018年政策效应有所弱化,二孩生育趋于平稳,受此影响,2018年二孩生育率下降,使整体生育水平略低于上年。


不过,虽然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和出生率比2017年有所下降,但从育龄妇女的生育水平看,仍高于“单独两孩”和“全面两孩”政策实施前的水平。


国务院参事、人口问题专家马力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之前,我国积累了一批有生育二孩需求但还未生育二孩的育龄妇女,这一部分需求大约会通过5年的时间释放完成。


生育保障政策渐次落实


在讨论二孩效应是否已经完全释放的同时,各界都没有否认的是,2018年出生人数的确比上一年出现了明显下降,而人口老龄化趋势也对整体的人口结构健康发展形成了挑战。


李希如指出,随着年龄结构的变化,自2012年起,我国劳动年龄人口的数量和比重连续7年出现双降,7年间减少了2600余万人。受劳动年龄人口持续减少的影响,劳动力供给总量下降,2018年末全国就业人员总量也首次出现下降,预计今后几年还将继续下降。同时,老年人口比重的上升加重了劳动年龄人口负担,给经济发展和社会保障带来挑战。


为了“对冲”老龄化冲击,最佳的方案依然是保障整体生育水平的平稳健康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今年以来,一系列为生育提供保障的政策渐次落实。


例如,自今年1月1日起落地的个税改革政策明确,子女从满3周岁至教育结束,不论处在什么教育阶段,不论是在中国境内还是境外接受教育,均可按照每个子女每月扣除1000元的标准享受个税专项附加扣除。


此外,《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》也自2019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。其中明确,中央制定计划生育扶助保障补助国家基础标准,独生子女补助标准提高,这也意味着此前实施的“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金”“计划生育特别扶助金”将统一于国家基本标准,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不断增高,补贴形式由中央安排。


而针对“幼教贵、幼教难”问题,1月22日,国务院办公厅公布了《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。《通知》指出,对没有规划小区配套幼儿园或规划不足,或者有规划但建设不到位的,要求各地严格依标配建幼儿园,通过补建、改建或就近新建、置换、购置等方式予以解决。小区配套幼儿园必须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,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。

我要订阅
最新发布更多...
最新内参更多...
最新培训更多...